全力以赴突破极限
不寻常的极客之路

阿里等于0.82个亚马逊,腾讯等于0.78个FB

截至昨天,阿里巴巴的市值为3914亿美元,已经相当于亚马逊的82.2%,腾讯市值为3827亿美元,相当于Facebook的77.6%,而微博170亿美元的市值则远超过了Twitter的118亿美元。如果哪一天阿里、腾讯的市值也超过亚马逊和Facebook,你也不用大惊小怪。

尽管从收入和用户来源上看,阿里巴巴、腾讯、微博等仍然完全是中国公司,而亚马逊、Facebook、Twitter等则可以称之为非中国的全球化公司(没有进入中国或中国占比很小),但中国公司以14亿人口的潜在用户规模,却创造了几乎可以比肩拥有另外60亿人口潜在市场的非中国公司的价值。

截至昨天,阿里巴巴的市值为3914亿美元,已经相当于亚马逊的82.2%,腾讯市值为3827亿美元,相当于Facebook的77.6%,而微博170亿美元的市值则远超过了Twitter的118亿美元。如果哪一天阿里、腾讯的市值也超过亚马逊和Facebook,你也不用大惊小怪。

应该如何解释这种现象?首先你可能会想到,政策或者文化特性让美国互联网公司无法进入中国市场,或虽然进入但无法与本土化的中国公司竞争,同时,中国拥有的庞大人口基数和全球最多的互联网用户规模,以及相对不那么发达的线下商业,又为中国互联网公司提供了规模上堪称世界级的扩张空间。

这可以体现在中国公司的盈利能力和增长速度上:以都已经公布财报的今年第一季度为例,阿里的收入为57亿美元,同比增长60%,而亚马逊换算成可比的收入大约为100亿美元,但增长率大约只有阿里的一半,同时阿里比亚马逊盈利能力强劲且稳定;腾讯收入为72亿美元,同比增长55%,Facebook收入为80亿美元,增长速度(49%)慢于腾讯;微博收入不到Twitter的一半,但增长却高达67%,而Twitter却陷入了负增长。

这意味着,中国公司市值接近甚至超过美国公司,并非是估值溢价导致的——这种情况在很多年以前曾经出现过——实际上今天腾讯、阿里的估值水平(按照PSG)相对于美国公司仍然有一定的折扣。

显然政策或文化特性仅仅是问题的一方面,并不能完全解释为什么这些中国公司仅凭一个中国市场,就创造了接近甚至超过基于全球化建构的美国公司的价值,在尹生(微信公号:尹生价值观)看来,至少还有两个原因需要考虑:用户规模浓度和价值链/价值网的轻重程度,它们都与本地化还是全球化的选择有关。

用户规模浓度:既包括用户绝对规模,也包括这些用户的地理和文化相近性,即便用户规模很大,但如果用户在地理和文化上过于分散,在商业化价值上也容易打折扣,因为尽管互联网更容易超越时空限制,但用户的特性和整体的经济却仍然受限于地理和文化区隔,而互联网的商业化离不开这些基本土壤。

Twitter就是典型,虽然它比微博更加全球化,在很长时间内用户规模也超过微博,但它的用户遍布全球,地理和文化差异性明显,这不但让它无法针对用户及时推出重度应用,而在标准化的服务方面又面临用户规模更大、用户使用浓度更高的Facebook的竞争,同时,它的广告价值也会因为这种过于分散性而打折扣,因为在分散化的市场很难建立广告的规模效应。

相反,微博不但在短视频、直播、个性化推荐等方面走在前面,而且也容易在中国市场建立起广告规模经济。

除此之外,高用户规模浓度,还让企业在线上与线下的互动方面获得更好的机会,比如微信支付的崛起,以及类似外卖、共享单车这样的O2O服务,就是如此——线下更容易受到时空限制和随之而来的规模经济的影响。

价值链/价值网的轻重:主要是指一家互联网公司介入的价值链/价值网的环节的多少。由于全球化建构的公司需要面向地理和文化差异很大的市场的需求,因此就不可能也不需要介入太多的环节,甚至在同一环节中也尽量做得很轻,因为那些用户规模浓度达不到要求的特色功能可能会伤害其主要用户的使用体验。

比如Facebook仍然是严格限制在社交、通信这样的基本服务上,收入也仍然以模式最轻的广告为主,而腾讯的服务则很早就从社交、通信这样的基本服务,扩展到新闻、视频、支付、游戏等上,甚至间接参与模式最重的电商,而收入来源中也有一半来自游戏这一垂直领域。

亚马逊也许是个例外,它介入了线上交易入口、垂直化运营的阅读等相关业务、物流、云服务等领域,这一方面与它所处的行业有关——由于原有线下商业无法满足线上购物的体验,电商几乎在所有市场都面临着重构基于线上体验的价值链和价值网,另一方面,它的主要价值贡献增量却来自云服务这样相对较轻的模式,这也反过来证明了建立一家重资产的全球化电商有多难。

反观阿里,它集中在中国市场,但却比亚马逊轻得多,这该如何解释?一个线索是,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网购市场(仅上半年就超过了3万亿元),几乎是美国的两倍,且增速要快于美国,同时,中国拥有规模庞大的中小企业群体,考虑到亚马逊仍然有将近一半的业务来自美国,这样的用户规模浓度和使用浓度让阿里受益,同时,用户规模浓度也让阿里在轻的同时获得了在各行各业广泛的机会,比如大文娱和金融。

百度也许是中国公司中的例外,它迄今仍然主要专注于比较少的环节,即搜索和开放的人工智能平台,这意味着它的价值主要来自连接的用户和信息量,使用的企业数和业务量等,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它的收入和市值都比谷歌低得多,因为它连接的用户量的潜在规模只有14亿,而且面临本地公司在用户使用浓度上的竞争,而谷歌有60亿,在成功打入另外60亿人口市场之前,除非它能大幅增加连接的信息量,或者进入更多的环节。

不过在人工智能的一些方面,它可能会受益于用户规模浓度,因为它能更容易建立起基于本地经济和社会特点的深度合作,这有助于发掘人工智能的一些特点,同时,一旦它建立起必要的标准,还能从业务量和使用用户规模上受益,这有利于后期商业化。但从长远看,一旦它将自己定位于开放平台的角色,就不可避免的需要建立起全球化的市场规模,而从另一方面,人工智能也可能为其提供一次全球化的机会。

但中国互联网公司需要注意的是,它们迄今的成功仍然或多或少建立在用户红利和市场阶段红利上,当中国市场在用户规模浓度以及重价值链/价值网方面的潜力挖掘完,而全球更多市场的互联网化推进又使得全球化公司在用户规模浓度上变得更加有利可图时,美国公司将获得更多的潜力。

而过于集中于一个市场的风险则是显而易见的,在任何国家,富可敌国在一家公司身上都是麻烦的开始,就像谷歌不久前就刚刚被欧盟罚了27亿美元。另外,在很多时候,当你完全为一种特性设置你的业务时,在你享受用户规模浓度和使用浓度红利的同时,你也会失去对其他特性兼容的能力,除非这些特性同时也具有较高的通用性,比如建立在一些通用标准上的技术、硬件等。

从根本上,这是一个文化、社会和经济上未来是本地化还是全球化占主导的问题,如果你相信这个世界会变得越来越开放和全球化,那么任何基于本地化壁垒建立起来的优势迟早都会面临全球化模式的冲击。否则,你就该将更多的票投给那些完全建立起本地化优势的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极客之路 » 阿里等于0.82个亚马逊,腾讯等于0.78个FB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极客之路--程序员从菜鸟到大牛的学习过程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